大冀网 河北资讯第一门户

热门关键词:  股票  情人节  重庆  星二代  澳洲

雕刻神匠——霍一刀其人奇事

来源:大冀网 责任编辑:王志宏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0-11
摘要:孔子说:如果找不到深具中庸之道的大贤良者,那就和狂狷的人做朋友,狂人不是狂傲,而是进取,狷者,有所为有所不为,都是值得交往的人。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这句话深得鄙人之心,想想我身边的朋友,无非多了些狂


     孔子说:如果找不到深具中庸之道的大贤良者,那就和狂狷的人做朋友,狂人不是狂傲,而是进取,狷者,有所为有所不为,都是值得交往的人。“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这句话深得鄙人之心,想想我身边的朋友,无非多了些狂狷之士。投缘了就是生死之交,恶心了就拂袖而去,再不来往;高兴了载歌载舞,郁闷了就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作品不被人赏识了,默默收拾残局继续钻研,作品畅销了,无非拉一帮子哥们再次大吃大喝通宵达旦。河北邯郸霍立军是其中一位。霍立军善洪拳,多种拳术器械,做过教头教练,开过武馆,做过生意。按照世俗里的说法,他是失败者,因为他没有钱;按照艺术上说法,这是真正钻进木雕研究的工匠精神,喊他大师是对他最好的鼓励和支持。


    霍立军善于雕刻,被人称作霍大师,霍一刀。现如今,大师多如狗,教授满街走。多一个霍立军不多,少了他也不少。按照官方的说法,霍立军是22代木雕传人。祖宗就是做这个的。照这个说法,你再说他雕刻的多传神,多精致,那是对他的轻视。就是骨子里的基因,血管里流淌的红色液体,就是一代代家谱上的名字,也足以让他在根雕的事业上有着非凡成就。你就是把他还在襁褓的时候,给了别人,等他长大了依旧是捡起刻刀,钻研木头的。命运这东西,很难说。霍立军这下半辈子,就和木头死磕上了。按照他说的,别的也做不好,就只能做这个了。病了不管多难受,只要拿起刻刀在木头上比比划划,就忘记了伤痛,不药自愈。就是这么奇。



    霍大师出生在孝古村,现今住在孝古村。从村子西面进来,第一个胡同就是。霍立军的家就矗立在第二个门。门是几根铁丝绑住几根铁棍,左一扇右一扇,拉着一起拿铁丝系一下就算锁住了,拧开就是开门了。霍大师家简陋的像发生过战乱的非洲,厨房好像半年都没有动过,院子里有几处是丢弃着的巨大的还没有来得及处理的树根,屋顶还有一个露着天的洞,和其他农户比起来差别一个世纪。只有一只大白鹅鹅鹅鹅的声声叫唤。霍立军咧着嘴笑道,“怎么样,这就是我的家。晚上就住在这里。”这并不影响霍立军的雕刻的钻劲儿。霍立军是习武之人,身材短小,身形瘦削,留着长发,梳着小辫子在头顶;嘴里缺了三颗门牙,咧嘴一笑,别有一番滋味。霍大师说,不补牙了,不得花钱啊。有拿钱,还不如多买点好木头,雕刻呢。有时候即使是没有补牙,也剩下为数不多的钱,够不得买木头的钱。愁的是哎呀哎呀的叹气,一遍遍抚摸他雕刻的作品,自言自语,这本是朽木,雕成了艺术品,换不来钱就买不来好木头。没有好木头就雕不出更好的作品。吃穿用度,住宿和别人的看法都影响不了霍立军快乐单纯的心情,唯独没钱买不来好木头,让他没有好心情。



    霍立军也有高兴的时候。他交游广阔,朋友众多,无论是少年游侠时代结交的朋友,还是闯荡江湖结下的奇人异士,还是做老家志趣相投者,只要有朋友来,他就高兴。木雕卖了好价钱,就求好点的饭店,没有卖钱自己还愁眉苦脸,朋友来了就吃个小饭馆。三个人,一份凉菜,照样喝的惊天动地气势滔天侠肝义胆。霍立军好面子,有朋友自远方来,霍立军借了三百安排在饭店吃顿饭。他生怕别人说他借钱了,偏偏那人在群里说借了三百给你。于是,霍立军不知道这哪里腾借了三百,用微信转账过去。朋友也老死不相往来。

    霍立军爱酒。我就知道没有酒就没有艺术家。你看看独步的李白,打虎的武松,鸿门宴,宋太祖杯酒释兵权,哪一个离得开男人的豪强之气?哪一个离得开酒。霍立军每天忙完雕刻,必然喝酒,即使口口声声说今天说啥也不喝酒了,喝酒就是 孙子,可是面对美酒的香味,依旧把持不住,做了酒疯子,做了酒奴隶。喝了酒就更加忘我了,说起雕刻滔滔不绝,说起朋友感慨万千,“你们不懂我,你们不懂的雕刻,你们不理解我对雕刻的爱。我就是玩命儿地玩雕刻”;还有,“我不出名,我一点也不着急,早早晚晚,我就得因为雕刻起家,我也想住上好房子,过上好生活。谁让自己挣不来钱呢?”在我国文学史上,有一个引人注目的观点,即“发愤著书”说。它最早由司马迁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提出(“圣贤发愤之所为”),后经韩愈重申(“物不平则鸣”),欧阳修发挥(“诗穷而后工”),直至晚明李贽评《水浒》,形成一个绵延两千多年的文评传统。从创作心理学的角度讲,“发愤著书”说是有它特定的内涵的。如前所述,“狂狷”之士的人生经历,大都是一种执着于理想、积极进取、涓洁自爱的精神奋斗史。


    霍立军不受世俗框框的约束,霍大师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许多世间虚伪客套,愚昧胡来,都在他轻笑声中,嗤之以鼻,小把戏小技俩,在他眼里就是一目了然,城府在胸。来霍立军的雕刻馆,就是他的工作室,你得有教养,不能随便动他的东西,问的不像话了,霍大师毫不客气,针锋相对。不管来自富贵的商人,来自官场的蹩脚小头头脑脑,来自傲气的报社记者,只要霍立军不高兴,他像一个孩子一样给你甩脸子看;你要是再不识相,他就骂你出来。

    霍立军的出类拔萃之处是为人“正直”。狂放的人张扬个性,蔑视权贵,不拘一格,敢说敢为;狷介的人自视清高,洁身自好,守持有度,难以变通。狂放的人超过了中庸,是“过”;狷介的人没有达到中庸,是“不及”——还用孔子的话说,就是“过犹不及”。孔子另有一段话, 也可以用来注解这两种人格。狷介的人“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逊”,而狂放的人,在我看来就是,“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亦危言危行”。因此,狂放的人容易招来杀生之祸,而狷介的人总能一生平安。中国文化也怪,狂者和狷者经常是成对出现。不信你看:唐朝李白是狂者,杜甫是狷者;韩愈是狂者,柳宗元是狷者。北宋苏轼是狂者,黄庭坚是狷者;南宋陆游是狂者,杨万里是狷者。而霍立军眼光极高,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凡是他看上的人,必定是个人物,不管是画画的写字的雕刻的做诗歌的,才不在意你是不是成功人士,牛逼人物。故性格清彻者音调自然宣畅,性格舒徐者音调自然疏缓,旷达者自然浩荡,雄迈者自然壮烈,沉郁者自然悲酸,古怪者自然奇绝。有是格,便有是调,皆情性自然之谓也。莫不有情,莫不有性,而可以一律求之哉!然则所谓自然者,非有意为自然而遂以谓自然也。若有意为自然,则与矫强何异。是自然之道,未易言也。



    霍立军常引鄙人为知己者。我常大言不惭道,“为啥艺术家创造不出牛逼作品,就是艺术家只有一个老婆,天天看,看腻歪了。不谈恋爱,没有红颜知己,没有红袖添香,哪里来的灵感来突破自己呢?”霍立军不以为然,霍大师每次酒醉,必谈起自己红颜知己。霍大师遗憾地说,一个个都离他而去。他有什么,他就是一个穷农民。她们想要的,他一个都给不了。霍立军有一个艺术群,里面的都是霍立军的粉丝们。这便是霍立军的慰藉之处。霍立军有些伤感地说,第一个女孩是18岁就和他谈恋爱,如今,她已经49岁了。一切委屈,一切不遇,一切怨愤,一切不平,在这区区百余字间挺身而起,以烈酒浇透胸中块垒,以浓墨诉尽心中悲慨,将自己的人格彰显于当今,昭示于天下!



    逝者如斯夫。“狂狷”之士做为古代知识分子群体中特殊的一群,其所面临的生存困境和痛苦,实在是现实社会中真实写照,只是他们更敏感于现实,更执着于理想,因而更加痛苦而已!中华民族传统的文化精神浸润着他们的生命,使他们成为中国文化精神的血脉贯通者。尽管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得面对房子票子车子孩子,他们的理想,人格的独立与自由经受了残酷的扼杀,但正是痛苦凝铸了伟大的精神,霍立军以其义无反顾的叛逆者姿态为中国雕刻文化谱写了一曲理想主义与浪漫主义之歌,这歌声在后人注目历史的时刻,越发高亢嘹亮,激动人心!(河北邯郸邱县人民法院研究室  张华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大冀网”, 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 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0311-81559524。
责任编辑:王志宏
联系我们|广告服务|诚征英才|免责声明|意见反馈

Copyright © 2014 大冀网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与信息化部: 冀ICP备16027731号  技术支持:韬创网络 地址:石家庄市友谊南大街38号

投稿邮箱:dajiwang01@163.com /本网常驻法律顾问:河北浩博律师事务所 张慧明律师